<i id='gwbcc'></i>
    <acronym id='gwbcc'><em id='gwbcc'></em><td id='gwbcc'><div id='gwbc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wbcc'><big id='gwbcc'><big id='gwbcc'></big><legend id='gwbc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gwbcc'><strong id='gwbcc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gwbcc'><div id='gwbcc'><ins id='gwbc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gwbcc'></span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gwbcc'></fieldset>
        2. <tr id='gwbcc'><strong id='gwbcc'></strong><small id='gwbcc'></small><button id='gwbcc'></button><li id='gwbcc'><noscript id='gwbcc'><big id='gwbcc'></big><dt id='gwbc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wbcc'><table id='gwbcc'><blockquote id='gwbcc'><tbody id='gwbc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wbcc'></u><kbd id='gwbcc'><kbd id='gwbcc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ins id='gwbcc'></ins>

          1. <dl id='gwbcc'></dl>
          2. 觀影評丨《國土安全》S8E7影評:槍口的方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本集充分陷入瞭糾結與膠著的狀態,索爾為瞭基本泡湯的“和平”四處奔走,卡莉為瞭救麥克斯不惜背上“叛徒”的身份,海斯、古洛姆、葉甫根尼、塔斯尼姆、賈拉勒等人或明或暗的立場,又令人捉摸不定……

            每個人手上都握著一把槍,但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槍口的方向該朝向哪裡。

            急轉直下

            索爾和哈卡尼現在的心態截然不同:索爾患得患失,聲稱會有“公正的判決”,哈卡尼則很平靜,他不認為古洛姆會顧忌世界的眼光,但他已經看開瞭。

            哈卡尼自首,主要是讓古洛姆釋放被捕的塔利班——古洛姆倒是沒有當眾食言,隻是厲聲驅散瞭那些圍到哈卡尼身邊的塔利班成員。

            投降的頭目都還有如此高的威望,古洛姆的觀點更加堅定瞭:什麼都沒改變,塔利班、美國人等等都一樣。

            索爾希望古洛姆別重蹈20年前塔利班的覆轍,能給哈卡尼一個公正的判決,看來這隻是種奢望。

            有鑒於此,索爾、斯科特、大衛等人立刻開始商談如何制止古洛姆繼續火上澆油,最直接的就是從判決委員會入手,珍妮特認為主審法官卡茲克·卡迪爾是個能講道理的人,也許可以在她身上找突破口。

            就在此時,海斯走進瞭會議室,他立刻意識到這群人正背著自己商討大事。

            索爾不顧海斯的主觀立場,表明自己手上有證明哈卡尼是無辜的錄音信息,但這個秘密情報沒辦法隨便公開,得讓總統決定……

            等等,沃納總統的“遺體”明天就會被送回國,到時候所有美國人都會問我要如何應對,你們居然還在考慮怎麼幫助兇手?NO!不準公開情報,立刻拿出強硬點的行動方案來!

            海斯很不爽,最先“遭殃”的便是大衛:你已經連著當瞭兩任“短命”總統的幕僚長瞭……我不是讓你離職,而是讓你對我效忠。

            大衛反應很快,想不被踢出決策圈,就必須證明自己的價值——如果你真想不被人瞞著,那就該繼續留著我,替你註意動向。

            前任總統的棺木來臨之際,沃納的遺孀朵麗絲卻不買海斯的賬,你下令把我丈夫炸瞭個粉碎再抬著口空棺材回來,做戲給誰看呢……讓朵麗絲更不爽的事情還在後頭:過去半年一直都在攻擊沃納(政策)的古洛姆居然親自來“奔喪”瞭。

            很難說“兩位新晉總統在美國碰面”是誰的主意,但對海斯而言,相比起身邊的親信,他現在更樂意聽古洛姆的意見。

            索爾趕赴巴基斯坦見瞭一老一少兩位ISI領導人,他提出的合作意見很明確:現在美國無法公開自己的情報,隻能求你們公開瞭,雖然這會讓ISI放棄自己的情報來源,但我們再不幹預,古洛姆肯定會殺瞭哈卡尼。

            為瞭說明事態的嚴重性,索爾還點明瞭“現在美國是一位沒經驗的軟弱總統當傢”,戰爭已迫在眉睫。

            庫雷希拒絕瞭索爾,理由很充分:美國人不講信義,無論1979年還是2001年,美國總是在需要巴基斯坦時才找上來稱兄道弟,用完瞭便棄若敝履,這次也不會例外。

            多行不義必自斃……索爾沒法在歷史問題上說服對方,隻能改口曉以利害,如果阿富汗再陷戰火,巴基斯坦也會被殃及。

            就在索爾覺得要無功而返的時候,塔斯尼姆跟出來說願意幫忙瞭,理由是“不希望天下大亂”。

            我個人傾向於相信塔斯尼姆,先前刺殺哈卡尼、破壞和談,與讓“新·阿富汗戰爭”爆發完全是兩個量級的事情,立場改變可以理解——如果塔斯尼姆沒在演戲,那麼直升機墜毀就與ISI無關瞭。

            海斯很愛聽古洛姆的話,但作為美國總統他還是得“做做樣子”……

            古洛姆立刻戳穿瞭他的花架子,直言現在是擊潰“一盤散沙”的塔利班的好時機,到時候阿富汗可以實現和平,海斯也能證明自己、揚名立萬瞭。

            “開戰”正是海斯想聽的,但他想起瞭“身邊之人在背著自己密謀”,這位大兄弟還真是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奇葩,居然對古洛姆說出瞭擔憂,手下有人對哈卡尼的處境“不滿”……

            看來,把索爾他們準備“找法官做文章”之事透露出去的人,就是海斯沒錯瞭。

            此時索爾和塔斯尼姆才剛剛找上卡茲克法官——這兩位大半夜找上門來的間諜“一問三不肯”,有證據都拿不出來,隻是讓自己相信哈卡尼,這是求人的態度麼?卡茲克當然不答應。

            情急之下,塔斯尼姆幹脆說出瞭8天前發生在白沙瓦的襲擊活動:哈卡尼在險些被刺殺的情況下依然願意和談,這足以證明他不是兇手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相信瞭塔斯尼姆的話語,也許是想給狂熱的阿富汗時局“降降溫”,卡茲克答應推遲審判時間,但她頂多隻能拖延一周。

            一周總比沒有強——索爾和塔斯尼姆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,他們的當務之急,就是在不違反命令、不損傷己方情報資源的情況下,找到新的證據……比如麥克斯拿到的黑匣子。

            如喪考妣

            除瞭操心哈卡尼的審判,索爾還得為不聽話的卡莉頭疼:詹娜和麥克報告瞭卡莉與葉甫根尼離開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眼瞅著卡莉“通敵叛變”的罪名要坐實瞭,索爾隻能把卡莉借俄方資源找麥克斯的事告訴他們,好歹算個“情有可原”。

            但這樣輕飄飄的理由不能洗刷卡莉的通敵嫌疑,索爾也明白現在無法隱瞞瞭,囑咐麥克他們該幹啥幹啥。

            處在風口浪尖的卡莉,已和葉甫根尼進入瞭巴基斯坦的開伯爾。在聊起哈卡尼的投降和罪名時,兩人都不相信是他擊落瞭直升機,關鍵在於情報來源——卡莉自嘲著說瞭一個“完美假設”:我告訴你,你告訴哈卡尼,哈卡尼打瞭飛機。

            可見卡莉明白自己行為的後果,倒是葉甫根尼一臉無所謂——反正自己清白與否都改變不瞭美國對他的態度。

            確定瞭麥克斯的消息,在葉甫根尼進村和伊瑪目商談時,卡莉漸漸發現,這裡正是自己做喀佈爾站站長時曾下令轟炸過的村莊……

            當年為瞭追殺哈卡尼,卡莉做瞭劊子手,不管有意無意,這都是她無法洗刷的罪孽(再次佩服國土劇組,就這“反思”態度,真TM大氣)。

            看著如此多的墳墓,本就懷疑葉甫根尼的卡莉發脾氣瞭:你是故意帶我來這裡的吧?!葉甫根尼的回應十分漂亮:要找人就得靠人脈,而人脈就是這樣被你們拱手送來的。

            這番話把卡莉嗆地啞口無言,因為她明白,哪怕葉甫根尼真在騙自己,他說的也沒有錯。

            出發去見麥克斯的路上,兩人之間的氣氛有所緩和,葉甫根尼知曉瞭卡莉更多隱秘:卡莉在造瞭那麼多殺孽後,曾一度更加急迫地想幹掉哈卡尼,結果造成瞭更多人的傷亡,她心灰意冷下才離開CIA……

            在“清醒”的情況下,卡莉再一次把(更多)脆弱暴露在瞭葉甫根尼面前——她仍在懷疑葉甫根尼幫自己的動機,隻是現在已不能回頭瞭。

            來到目的地後,對方毀約說不賣人質瞭,卡莉隻能先行查看麥克斯的情況:他根本沒得到像樣的治療,子彈還在體內,傷口也在潰爛……

            麥克斯卻更加掛念自己的任務,他隻知道黑匣子被上集的“小塔”賣掉、運去瞭科哈特,剩下的他也無能為力。

            麥克斯覺得“沒時間瞭”,因為他知道自己即將被押走——看來“小塔”聯系上級後,已經明白瞭麥克斯的價值(奇怪的是沒意識到黑匣子的價值,沒文化害死人啊)。

            卡莉無法阻止這一切,眼看著就要失控發飆瞭,葉甫根尼趕緊穩住瞭她,同時“威逼利誘”著主人傢打聽到瞭這夥塔利班的目的地。

            那是一個防衛不甚嚴密的地方,葉甫根尼不打算強出頭與塔利班作對(否則就真是演戲瞭)……卡莉在無法聯系上索爾的情況下,隻能打電話給詹娜和麥克,報出麥克斯的坐標,要求出動無人機和特戰部隊。

            卡莉全然不顧及自己的處境,隻求有人能來營救麥克斯,顯然“想救人”的念頭壓倒瞭一切,至於她自己的問題,則是能避則避瞭……

            麥克斯被獻給瞭賈拉勒,先前的戰鬥已經讓塔利班回過神來瞭——得知麥克斯是在墜機現場附近被俘虜的,賈拉勒特地來詢問他直升機墜毀的真相,“誰擊落的?”

            此時此刻,賈拉勒完全沒有必要說謊,看來目前最有嫌疑的人也不是兇手,基本可以排除“塔利班少壯派和ISI聯手襲擊總統”的可能性瞭。

            情況變得更復雜瞭,卡莉再次催促營救行動,麥克無奈地說明瞭現實:這個營救計劃本就不容易實施,更關鍵的是卡莉現在的身份,“你是一個和俄羅斯間諜混在一起、用敵方的通訊手段與我們聯系的叛逃探員,你所提供情報沒有太高價值。”

            感覺麥克個人還是願意相信卡莉的,但想說服別人、證明清白,卡莉隻能自首接受調查這一個選擇。

            卡莉當然明白事情的復雜性,但為瞭麥克斯,自己必須有所作為——她如此奮不顧身,早已不僅僅是為營救好友瞭,顯然還包含著濃重的“贖罪”訴求。

            大傢都已盡力,不會有特戰部隊出現瞭……卡莉不顧葉甫根尼的勸阻和退縮,決定單槍匹馬獨闖虎穴。

            戰爭邊緣

            正式開庭前,索爾特意來告訴哈卡尼“爭取瞭些時間”,希望能找到證明他無辜的證據。

            這位老兵已經看破瞭生死:四十年戰爭下來,沒人是無辜的。

            索爾走進法庭立刻發現瞭不對勁:現場有許多仇視塔利班、怨恨哈卡尼的苦主,這不是我們慣常玩的那套麼?古洛姆這一手“造勢”可真到位。

            等索爾和斯科特發現連主審法官都被替換掉時,為時已晚……法官當庭宣判哈卡尼有罪(罪名是殺瞭兩國總統),即將執行死刑。

            事後,索爾向大衛“求救”,希望海斯能顧大局出面幹預,結果大衛告訴自己的盡是壞消息:

            海斯昨日和古洛姆談瞭一天,正準備對阿富汗采取新的策略,現在約翰·紮貝爾就在總統辦公室裡,你覺得總統像是要理智、要和平的人嗎?

            最該支持自己的領袖,現在卻站在瞭另一面,深感無力的索爾,覺得自己快沒辦法阻止新戰爭爆發瞭。

            大衛深表理解,但無能為力,如今他也是自身難保,海斯正在大肆猜忌身邊之人的忠誠度呢。

            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,也隻有在“不被踢走”的前提下密切觀察海斯。

            大衛很快體會到瞭索爾的無力感——正在總統辦公室的紮貝爾,一看就是位兜售戰爭的貨色(鷹派議員或大軍火商?),能猛拍海斯“隻用三天就幹掉哈卡尼”這種齁到死的馬屁,絕不是一般人。

            紮貝爾看出來海斯喜歡聽人誇自己英明神武,他也樂得加一把火,帶著總統一起準備戰爭才是當務之急嘛。

            麥克斯沒有回答賈拉勒的問題,傷口感染的他已經開始發燒,眼瞅著快不行瞭,賈拉勒開始給他穿上囚衣,包括旗子和錄像機等三件套都準備好瞭……

            看來父親被判死刑的消息已經傳來瞭,不管怎樣,賈拉勒都得做出一個態度,拿麥克斯去交換哈卡尼估計不太夠,威脅處死麥克斯來給父親陪葬還是可以有的。

            眼見傷勢加重的麥克斯快要受到更大屈辱瞭,氣血上湧的卡莉便準備一個人沖門——葉甫根尼制止瞭她的“自殺式襲擊”,看來是放不下卡莉,準備提供其他方案瞭。

            從這集來看,葉甫根尼對卡莉的“關照”早已超過瞭應有的限度,天底下沒有無緣無故的示好,除非老葉愛上金毛瞭,否則他必然對卡莉有所圖謀。

            況且,塔斯尼姆和賈拉勒搗鬼的嫌疑已基本排除,如果總統的直升機真是人為擊落的,現在就隻剩“古洛姆和俄羅斯勾結”這一個選項瞭……可與此同時,“意外事故”的可能性也提高瞭,最匪夷所思的情況往往會成為現實。

  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